当前位置: > uedbet娱乐城 > 年轻的黄春明──谈〈男人与小刀〉

 发表日期
2017-02-24

年轻的黄春明──谈〈男人与小刀〉

来源:未知  编辑:admin  

年轻的黄春明──谈〈男人与小刀〉
年轻的黄春明──谈〈男人与小刀〉

(一)年轻时期的告别

黄春明(1935-)早期的作品(1962年左右),多发表于林海音主编时期的联合副刊及幼狮文艺月刊,如〈玩火〉、〈把瓶子升上去〉、〈跟着脚走〉、〈没有头的胡蜂〉、〈借个火〉等等,黄春明没有将它们收集成书,只将短篇〈男人与小刀〉收入小说集《莎?哪啦•再见》(台北:远景,1974年3月第一版),并且做为自序的一局部,既然如斯,〈男人与小刀〉在黄春明的心目中,显然?有极其重要的份量吧?!

在《莎?娜啦•再见》自序中,黄春明说,这篇小说在幼狮文艺发表时,标题被改为〈他与小刀〉,他因而跟主编朱桥大吵一番。黄春明自谦这小说就是在这么成熟的心理年龄写出来的,他觉得(男人与小刀〉是苍白、孤绝、年轻的,然而那代表人生过程的一个阶段。黄春明说,他愿意用它来提示自己。当然,这也可能是他对年轻时期的一种告别吧!

其实〈男人与小刀〉的主题十分值得我们重视、探讨,黄春明一点也不必觉得惭愧。

(二)小刀象征自我与理想

这篇小说,最主要的可能是那把「小刀」所象征的意义。

小刀,是四寸长的正宗士林刀,也叫八仙林刀,钢质很好,越磨越快利。阳育小学三年级时得到这把刀,他以为,坏人来了,可以杀他;铅笔断了,可以自己削;甚至杀蛇、刻东西都可以应用它,这把刀子成为阳育身体的一部门,他甚至可以用这把刀削指甲,而且修得和用指甲刀剪得一样好,一样整齐。为了这把刀子,老师惩罚过他几次,父亲也责备过他,但他更爱这把刀子。

刀子是阳育的自我,也是他坚持的理想,他只有小刀,只要自己的幻想,不在乎其别人。阳育把整个社会拿在手里,用刀子把它切,把它削,把它撕毁或是破坏。可是,这个社会「只允许你适应他,而不能允许你去改革他」,所以阳育的遭遇挫折乃是无可防止的了。

如阳育读高中时,为了怕女友看到他的名字,便把布告栏的补考名单撕掉。这并没到非得退学不可的田地,结果他被学校开除了,成为该校第一个开除的学生。这使人联想到,黄春明的小说中,师生关系一直不好,存在着无法沟通的误解。由此想及,黄春明那篇在人间副刊发表的散文〈屋顶上的蕃茄树〉,?述师生之间不高兴的经验。由此观之,阳育是不是有几分黄春明的影子呢?

阳育退伍下来,父亲要他相亲结婚,以替父亲解决债务。可是他的小刀意识主宰了他的行为,他认为,「我的婚姻不能没有我的意思」。虽然他同情父亲,但要他屈从,绝对办不到,为此他与父亲之间引起了更大的冲突。他想:父亲真不该生我,他替自己生一个始终在蚕食他的心的烦恼。

回母校教书时,他是水利工程第一名毕业,却被部署教国民。他内心不平,向校长争取教代数,竟被校长误会为想多拿些补习费。阳育忍无可忍,和校长大吵一架。当然,结果是阳育只好自己另觅教职了。

(三)探讨生与死

阳育和其余人不同,个别人往往在不甚满意的环境下,缓缓适应,渐渐寻求改造,可是阳育不满所有现实,并且用本人的眼睛跟刀子去解剖,去审判,去处刑,绝不妥协,然而要他建设却又倍感无力,所以他注定要落入悲剧的下场。

〈男人与小刀〉倒数第二节,完整在探讨人类的生与逝世、自我与虚无,而且都是阳育在自问自答,存在哲学的象征非常浓厚,此应与当时存在主义风行有关吧!这一节出现了这样的问话:「我为什么苦楚?因为我活着。」「你说良多人想死,结果他们为什么还活着?」「可能是一线盼望,或者是无知,说不定是缺少勇气,要不然就是责任。」

阳育终究没能为自己找到前途,一个富同情心、过于坚持自我(说不定也是虚无)的人便自杀了。等到砍柴的人发现阳育年轻的尸体,他的手,他的左手,却还紧紧握住已经生?的小刀,他甚至死了也不肯放下小刀。

阳育的母亲在他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逝世,他说:「……她要是在的话,我可能不至于这样。」是不是阳育的母亲在,就能避免这个悲剧呢?

(四)技巧上的缺点

由〈男人与小刀〉能够看出,黄春明几乎早在三十多年前写作小说时,就抱持着极大的野心与企图,他有为自己写降生界名作的决心,可是小说中,阳育在自问自答时,伎俩不免显得机械,其主题意识的呈现也太露骨了些。

〈男人与小刀〉的人物,和黄春明那些大家耳熟人详的乡土着土偶物十分不同,而这篇小说充满存在主义意味,其格调又与所谓的「乡土文学」大同小异,可见一位作家每一个时期有每一个时期的作品特点,假如硬把作家归入某种流派,不免局限了作家创造的可能性。

虽然〈男人与小刀〉有着年轻的技能上的缺点,且又显得有些造作,但它供给读者许多思考的角落,它依然是值得一读的小说。

上一篇:黄金城国际:女警首日执勤被杀   下一篇:啥时候能停?湖南“梅雨季”变成了“暴雨季”,明日起暴雨又来袭